2013年10月12日土曜日

明智一族的菩提寺—滋賀大津・西教寺

 
說到大津,大家都知道那裡有著日本最大的湖泊『琵琶湖』、還有很多人到京都旅遊的時候訂不到旅館也會選擇住大津;但是你知道這裡,其實跟日本歷史上有名的明智光秀也有很深的淵源嗎?
 
 
 
從京阪電鐵的坂本站下車後,在斜對面的觀光介紹所拿了地圖,就搭公車前往西教寺。西教寺的正門口立著「明智光秀公と一族の菩提寺」的石碑,這裡面除了有光秀的墓(之一)之外,還有據說骨灰是真的埋在這裡的光秀繼室熙子的之墓。熙子就是細川忠興的妻子ガラシャ(Garasya)的生母,而ガラシャ也是在坂本城落城之後唯一生存下來的光秀直系後代
 
這25尊石佛是近江国的富田民部進為了供養自己早夭的女兒所設立
在這張照片外最左邊是熙子的墓、最右邊就是光秀和明智一族的墓碑
 
 
在明智一族的墓前放著光秀的辭世句『順逆無二門、大道徹心源、五十五年夢、覚来帰一元』。不過被斬首或在戰爭中死亡的武將可能還有時間寫下辭世句或者是轉告給別人,但據說是被農民以竹槍戳死光秀,究竟是如何將辭世句紀錄下來的呢?又或者在本能寺之變後,他就已經預見自己已經活不長、也從一開始就不考慮成為天下人?
 
這個人的前半生不詳、一直到去世都仍充滿了謎團,至今光秀為何要發動本能寺之變的理由也沒有定論,或許這就是我喜歡他的原因之一吧。
 
光秀與明智一族的供養墓,旁邊標著「明智日向守光秀と一族の墓」
 
熙子的墓,前面的桔梗紋非常明顯
 
明智光秀的前半生充滿謎團,甚至連父親跟出生地至今都沒有確定的答案,只是從應該是美濃(現在的岐阜縣)出身、還有他的學識以及姓氏來推斷,他可能是明智城城主明智光綱的兒子。
 
成為信長的家臣後,光秀的工作就是京都奉行。以當時織田的情況來說,光秀的主要工作應該就是負責在京都跟將軍交涉吧。但若根據「信長公記」的記載,光秀出身自朝廷,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信長才會安排這個工作給他。
 
 
西教寺除了明智光秀一族的墓之外,同時也有光秀之妻熙子的娘家,妻木氏一族的供養塔。妻木氏是本能寺之變時僅有的跟光秀站在同一陣線的夥伴,但在經歷了山崎合戰、且坂本城落城後,包含妻木城城主、也就是熙子的父親——妻木広忠的兄弟也在這幾場戰役中戰死,倖存的広忠最後也在西教寺女兒的墓前切腹自盡。
 
這座西教寺供養的除了明智及妻木兩族之外,還包括了同樣發生在近江、本能寺之變後續的山崎合戰及坂本城之戰時的戰死及殉死者們。
 
因為正好是光秀供養祭的前一週,所以到處都看得到彰顯會的旗子
 
在社務所等住持寫朱印時,看到旁邊放著希望NHK可以拍攝以光秀為主角的大河劇連署單,所以我既幾年前在戰國魂填過之後又寫了一次。如果NHK有認真看每一份連署單上的名字的話,大概會很好奇為什麼從東北到九州都有這個外國名字出現吧XD
 

 
從西教寺可以遠眺琵琶湖喔,還有住持在樹蔭下的長椅上望著湖吃便當呢
 
之後因為回坂本站的公車要等超過一個小時,所以我決定直接步行前往坂本城。畢竟當時坂本城落城後,明智一族戰死者的屍體就是從坂本城運來西教寺埋葬的,沒有走不到的道理。
 
所以就在從觀光介紹所拿的地圖及手機裡的google map指引下,以坂本城跡為目標、我離開了西教寺。
 
 
附帶一提,其實我這天的行程是西教寺→坂本城跡→天王山(山崎合戰之地)→信長茶寮(本能寺之變發生地),也就是從本能寺之變發生到明智一族被肅清的過程在一天之內反向走了一次。而且一直到天黑了,我才發現其實我一整天都沒吃東西...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