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4日土曜日

用努力樂觀與大自然拔河的人們的故事—拔一條河

 
其實本來沒有打算要去看這部片,因為當時我比較想看總鋪師。
但是我媽堅持又說幫我出錢當作陪她去看,所以我就去了。
 
由於一開始根本就沒有打算要看這部片,所以我是抱著否定的態度去電影院的。一方面是最近壓力太大,我覺得我只需要單純可以跟大家一起笑的放空片就好,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我一直都不太喜歡看這種有真實災難畫面的紀錄片,雖然我平常看電影時從頭到尾都覺得自己只是旁觀者,但在看新聞或紀錄片時卻很容易產生代入感。
 
其實在片頭看到水災的畫面畫質跟其他部份明顯不同我還在心裡吐嘈了一下,但到影片中段,忽然想到那些畫面除了當地居民跟新聞台之外根本就不可能拍得到,而且既然是紀錄片,那就不可能再靠3D模擬。再加上導演把大水、水退去後的慘狀跟自己拍攝的內容之間都處理得非常好,就算同樣的畫面重複出現在片裡兩次三次、都不會讓觀眾感到厭煩。
 
八八水災的時候我人在日本求學,當時家裡沒有電視看不到新聞,但因為自己是個一天不上PTT就覺得全身不對勁的資深鄉民,所以從八卦版的文章找到了水管上的台灣各台新聞的連結,才知道台灣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
 
其實我對南台灣一直都沒什麼概念。除了高中時期因為當了某樂團的瘋狂迷妹、曾經追著他們到過台南之外,我沒有去過更南邊的地方了。雖然我在日本從北海道到鹿兒島幾乎都去過了,但對台灣這塊土地卻深深的認識不足。
 
我是台灣人啊。
 
 
大學在日本學電影,大二的時候也修了紀錄片這門課。但老師的作品可以讓其他同學又笑又哭,我卻毫無反應。現在想想,應該是國家認同跟認識的問題吧。因為我在『拔一條河』裡面找到了那些日本同學又笑又哭的原因了。
 
第一屆的拔河隊男生組得到全國亞軍時的落寞、到回到甲仙受到熱烈歡迎的哭泣。其實我覺得那不只是感動「自己的努力被看見了」,更是充滿著「如果能拿到更好的成績就好了」的不甘心。尤其是哭得最慘的那幾位女生,因為得名的是男生組啊。
 
這就像是自己小時候參加過的一些比賽,雖然拿到了獎狀,但卻只有入選或佳作;但事後還是受到家人的鼓舞一樣、那張沒什麼了不起的獎狀還會被貼在家裡牆上。雖然內心默默的希望誰能夠看到自己的成績,但實際上被看到了,卻又有「早知道就再更努力,或許可以得到更好的成績」的這種不甘心。當然,我相信這些小朋友的想法一定又比我更加強烈。
 
第一屆拔河隊在冠軍賽輸給了鳳鳴國小,在片中第二屆拔河隊的的最後一場大賽前,教練說了一句「一定要贏鳳鳴」,除了獲勝才能繼續前進之外,裡面也包含著「要為學長姐完成他們畢業前來不及完成的事」的意義在。
 
這片另一個非常重要的部份就是外籍新娘,而我的伯母是就是菲律賓外籍新娘。雖然她不像片中的外籍新娘們一樣是被仲介『騙』來的(原諒我用這個字,因為片中有提到男方花了二十五萬聘金迎娶,但實際上女方家長只得到了一萬。)。是透過親戚介紹來的,但來到台灣之後過得可能沒有比她們在自己的國家好、甚至偶爾會被路人閒言閒語也是事實。
 
我除了一邊感歎她們的中台語雙聲道之外,更覺得他們的樂觀態度真的非常值得學習。我的人生有四分之一在日本生活,但日文都沒說得像他們的中文跟台語這麼流利,更不用說另外的四分之三都在台灣但台語可能比她們還差了。我相信這些外籍新娘不是每個人的語言天分都很好。但來到了這裡,她們努力的學習語言、努力的照顧家庭、努力學習台灣的文化;於是,她們成為了不在台灣出生長大、懂得另一個國家的語言,但卻比傳統已經被各式現代文化稀釋掉的都市人還更像台灣人。
 
而這些外籍新娘們除了融入台灣的生活之外,也努力的透過料理、還有舞台劇讓其他真正的「鄉民(當時是甲仙鄉)」、還有小朋友認識自己的國家。就像一開始的一位小朋友說得「你們又不認識越南」一樣,在日留學期間我也不斷的在跟一般民眾宣傳台灣,因為「這些人都不認識台灣」,這部份可能因為多少有點重疊到,所以認同感又更深刻了。
 
這部片讓我笑得最開心的地方是燻雞。台詞有點記不太清楚,但大概是這個意思:「上帝把他造成四四方方的樣子,有一天被卡車撞到,為了毀屍滅跡就把他拿過來了。」我相信有看這部片的人都知道我在說些什麼,我就先不破梗好了。
 
總而言之這是近期我覺得最好看得一部紀錄片,除了甲仙居民的日常生活之外,你還可以看到工作人員是如何融入居民的生活。跟導演或AD的問答場面通常只會出現在電視節目版的紀錄片中,但這明明是電影卻會讓人覺得沒有什麼違和感、甚至工作人員直接出現在畫面裡反而讓人感到會心一笑而不是「把這段剪進去幹嘛」。
 
看完真的會很想去甲仙看看,快的話或許中秋連假就可以去看看吧。除了去看看那些我還沒看過的風景之外,也想去謝謝這些平凡中卻又不平凡的人帶給我的感動。
 
 
 
 
 
※在311東日本大震災之前,在日本說到台灣,完全沒聽過的一般民眾其實佔大多數。會跟中國人搞混的已經算至少知道台灣「講中文」的了,因為日本人對東亞人的印象其實是中國人穿著不修邊幅、東南亞很黑、會打扮的不是日本人就是韓國人,沒有其他。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台灣。當時我最常被問到的就是「台灣人說日文嗎?」或者「台灣是韓國嗎?」( ;∀;)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