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6日金曜日

步行橫渡關門海峡吧—関門トンネル人道・壇ノ浦古戦場

  
 
你靠著自己的能力橫斷了縣境的關門人道隧道,
成功的「關門TOPPA(突破)!」
所以我們頒發這張獎狀證明你的努力和好奇心。
接下來你的人生也一定會遇到不少如同這座海峽一般的風浪,
祝福你能夠不斷的突破它們,
築起一個幸福的人生。
 
平成25年4月6日
關門海峽觀光推進協議會
 
 
決定要走關門海峽人道這件事可以追溯到年初我拿著青春18衝到九州這件事,當時列車在經過關門海峽時我才知道這條海底隧道其實是可以步行通過的——由於當時的行程無論如何都排不進去,於是他就立刻入了我下次前往九州一定要列入的行程之中。
 
観光案内所的擺飾
 
因為這天正好遇到春嵐,離開博多的時候只是雨很大而已,到門司的時候卻已經連撐傘都有困難了。但都來到這裡了怎麼能放棄!只是為了相機的安全少拍了很多門司的照片也沒辦法好好逛門司這點還滿可惜的。
 
本來打算用走的前往関門トンネル人道,不過因為風雨實在太大,在觀光介紹所拿地圖時櫃台裡的大姊強烈建議我搭小火車,最後我也妥協了。畢竟今天還有一整天要過而且這趟旅行我也沒有帶其他的鞋子。要是溼到鞋子進水,接下來的旅程應該都不會太好過吧。
 
經過隧道時車頂會發光,上面畫著關門海峽可以捕撈到的海鮮
 
在小火車的售票處確定船班不會因為春嵐不開航之後,選擇了去程小火車回程從下關搭船的套票。火車也剛好來了,所以就上車發呆兼躲雨。一直到發車,這台車上除了我跟導遊之外,只有一個由幾位歐巴桑組成的小團體。可能會選在這種暴風雨的日子前往海邊的人也不多吧?
  
 
因為人道在整個隧道的最底層,必須要靠電梯才有辦法出入;同時因為有遠隔監視的管理員,所以有使用時間限制。雖然現在已經有關門橋可供汽車往返本州跟九州,但是因為通行費的價格差了兩倍以上,所以目前使用隧道的人數還是比橋多一些。另外如果想要步行、牽自行車或50cc的摩托車渡海,除了船之外也只有人道這個選項了。
 
  
 
從電梯出來後,可以看到四周有介紹門司及這座隧道的歷史跟觀光簡介,除了休息用的椅子之外,還有關門海峽橫斷紀念章。分別在關門隧道的福岡出入口和山口出入口完成它,就可以去JR下關站內的觀光介紹所換這篇網誌最開頭的那張獎狀。
 
 
 
 
這條隧道上層是車道、下層是人道,而人道約在海平面下58公尺處;這條關門隧道總長780公尺,所以在隧道裡可以一些在慢跑的人擦身而過。但最讓我驚訝的是Softbank的手機竟然收得到訊號,還有路上遇到好多台灣人XD
 
下關名產是河豚,所以連對講機的指示板都是河豚
 
路上也有不少跟你說你走了多遠的距離牌
 
印章的另外一半
 
關門隧道人道的下關側跟門司側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只是介紹從門司改成了下關,同樣的也有印章的另一邊可以蓋,完成之後就可以到JR下關站去兌換獎狀囉!不過在那之前當然要先前往結束源平之戰的最後一場戰役發生之地——壇之浦古戰場。
 
 

 
但出了隧道後第一個吸引到我的是在隧道口演高杉晋作紙芝居的大叔。他看到我出來就問我要不要看,於是我就在這裡看完了高杉晋作的一生。
 
 
結束的時候圍觀的人變超多,日本人果然沒有人開頭就不敢去當第一個的人很多。後來從大叔那裡拿到了一張上面有坂本龍馬跟高杉晋作的明信片。 
 
接下來就直接前往壇之浦古戰場。其實出了隧道後面對的範圍全部都是壇之浦古戰場,所幸這時候雨停了而且風也沒那麼大了。發生在壇之浦的這場戰爭不只是源平之戰的結束,更是兩個時代的重要分界點。
 
 
在海邊立著的是源義経和平清盛的兒子平知盛的海中對決像。由於當時清盛已經過世,陸戰由清盛三子的宗盛對決義朝的兒子範頼,海戰則是知盛跟義經的戰場。雖然以人數來看源家從一開始就佔了優勢,但對善戰的平家來說人數優勢並不足以畏懼,戰爭一直進行到中盤都是由擅長水戰的平家軍保持領先,直到海流開始改變方向——
 
關門海峽介於兩片海洋的中間,最窄處只有約650公尺,因此這附近的海流的速度不但又快又急,一天內潮流方向還會變更四次。雖然平家較源家擅長海戰,雖然抓住了流速卻無法預測海流的方向,就在一次海流方向轉換中,勝利女神也跟著海流一起轉向。
 
 
在壇之浦之戰銅像的另一邊,擺著幕末動亂時期的下關戰爭時所使用的砲台模型。下關戰爭的起源是長州藩的襄夷運動,當時因為長州藩內的部份強硬派家臣不滿幕府擅自決定開國,正好這時候有一艘美國商船停在長州藩的港口,於是對這艘船發動了攻擊。之後所有陸續有法國和荷蘭的商船在經過關門海峽時遭到砲擊,於是美國跟法國決定反擊——
 
雖然美國跟法國的聯合艦隊並沒有讓長州藩受到太大的損傷,甚至可以算是長州藩的小勝,但因為長州藩的私自行動讓他在各藩間受到孤立,加上因為關門海峽無法通行的緣故,歐美各國商船都必須繞路才有辦法前往指定的貿易港口,於是同樣以進出口貿易為主的英國也加入了這場戰爭,在受到美英法蘭四國的包夾下,長州藩終以慘敗收場。
 
 
雖然因戰敗被迫開港,但也因此讓長州藩發現了日本跟歐美國家的實力差距,也更加的確定了襄夷不可行。從此長州藩開始積極引進西方的技術和武器,間接的也成了幕末倒幕運動的起點。
 
因為套票有附一張在下關可以搭乘一段公車的票,所以我先搭到下關站換完獎狀後,再用走的回可以搭船的唐戸港。從唐戸港可以看到遠方的關門橋,這裡也有前往宮本武藏跟佐佐木小次郎決鬥之地——巖流島的船班。可惜因為時間不夠,不然其實也很想去巖流島看看呢。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