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5日金曜日

元本能寺跡・信長茶寮

 
天正十年六月二日,即將統一日本的織田信長在京都的本能寺遭到明智光秀的謀反而殞落,四百三十一年後的平成二十五年六月二日,在當時被燃燒殆盡的本能寺舊跡開了一家信長茶寮——
 
由織田木瓜紋拼湊成的日本地圖
 
去年的六月二日我去了一趟現在的本能寺參與了一部份的法要跟音樂繪卷,並在當天順便繞往本能寺舊跡;也在隔天參加了在安土城跡及城下町基地舉辦的あづち信長祭り。而這家信長茶寮也刻意選在本能寺之變發生的這天開幕。因為今年的六月二日正好碰上岐阜県禪幢寺竹中半兵衛的法要,但就算參加不到開幕活動身為一個戰國迷當然還是想去親自去看看這個號稱要成為「京都新觀光名所」的地方。
 
據說是本能寺住持提的字
 
 
門口慶祝開幕的花籃竟然有hyde、柴崎幸跟阿部寬
 
如果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的話其實信長茶寮其實不會很難找,但因為我去過本能寺舊跡,所以先入為主的覺得「應該是老人院關門了他蓋在原址,或者是旁邊」導致我在本能寺舊跡附近繞了快一個小時才找到他。在得到一樓工作人員的拍照許可後決定從地下一樓的開始慢慢往上逛。

 
從一樓櫃台前的樓梯往下走,你很難不馬上注意到這個慰靈碑。這是本能寺戰沒者的慰靈碑,而前方透明玻璃裡據說是建設時在地底發現的疑似本能寺之變當時燒出來的焦土。雖然有些人標記的名字跟這裡不太一樣,但你也能從現在的本能寺裡的本能寺之變戰沒者合葬墓找到這些人,比方說最廣為所知的森家三兄弟(成利=蘭丸、長隆=坊丸、長氏=力丸)等等。

 
焦土跟手水舍
據說這裡使用的天然地下水是日本三千家茶道之祖千利休泡茶時最喜歡用的水
 
其實一開始只是抱著想來看看的心態來的,結果在慰靈碑旁邊的BAR發現信長打扮的店員,所以我就決定坐下來跟他聊聊順便點些甜點打發掉午餐。雖然他給我了本名的名片但為了不破梗我還是一直叫他信長桑。(笑)
 
 
信長說他們平常雖然也會穿著和服或浴衣工作,但今天是剛好有電視台來採訪才做這個打扮在這裡接客(?),所以我應該算是運氣非常好吧,信長要幫我倒水做點心耶!(*´艸`*)
  
 
  
所以我就點了一份本來就很喜歡的わらび餅抹茶套餐,結果食物都是從這個號稱「千利休很害羞不敢出來所以躲在裡面」的送餐用電梯出來的。XD
 
不過信長有跟我澄清平常是會直接在客人面前刷抹茶跟擺盤的,今天是因為做了白裝束的打扮怕弄髒衣服所以才請「千利休」幫忙。據說信長在本能寺得知是光秀謀反後,就是身著白裝束在居間裡跳完敦盛後自刃。
 

後來加點了一份蘭丸,這次總算是現場調配的了。一般來說我點餐的時候會說「○○○ください(請給我○○○)」或者「○○○お願いします(麻煩給我○○○)」,但在加點蘭丸的時候不知道哪根神經斷掉,說了「蘭丸がほしいです(我想要蘭丸)」...
 
想當然爾櫃台裡的信長跟旁邊其他的客人都笑到不行,信長笑完還假裝出去叫人然後回來說蘭丸太害羞了不敢過來我只好自己幫你做了。
 
 
離開前信長把一般人不能帶走的可以用特殊相機APP呼叫出信長的茶寮杯墊跟蘭丸的杯墊送我了。大概是外國人特權吧XD
 
 
 
 
大概是地下一樓給我的衝擊太大(?),二樓反而讓我覺得特色沒有那麼強烈。這裡是有著各式戰國菜名的餐廳,有據說是信長生前最喜歡吃的茶泡飯的復原料理,也有一道料理是捏他味非常重的「最後的晚餐」。
 
而三樓是表演等活動的場地,受地下室的信長之邀我後來又去了一次。
  
沒人的時候
  
第二次去就真的是為了看表演去的了,這也是我第一次超近距離看藝伎表演...而且不用錢又可以拍照!還因為我太早到會場,藝們到的時候還跟我打招呼害我一時嚇到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艸`*)
 
  
 

 
正式開始前會場擠進來了一堆為了看藝妓的老人,聽他們聊著一長串藝舞妓的名字,我想在這裡表演的兩位應該在業界也是知名度非常高的藝妓吧。
 
表演結束後是邀請我來的信長的敦盛及殺陣表演,因為連當時的燈光效果都一併還原了完全沒辦法拍照所以我就決定記下那段感動就好。而最後壓軸是製作信長茶寮電視廣告及店面背景音樂的三味線搖滾團體KUNI-KEN,而且他們是親兄弟。
 


 
 
說真的我完全沒想過三味線可以這麼HIGH啊!最後也毫不猶豫的在會場跟他們買了迷你專輯,他們說他們曾經巡迴到澳門過可惜沒有去過台灣,我也大力推薦了希望他們有機會可以過來。有興趣的話可以上Youtube找找看他們的音樂,我覺得完全不輸一般的搖滾樂團。 
  

 
最後介紹四樓跟一樓,四樓是團體包廂,一樓是販售商品的地方。雖然金銀包廂只有座位數跟牆壁顏色不一樣而已,可是我個人覺得外面走廊展示的金箔屏風非常厲害。這裡雖然不是神社寺廟,但販售的御守裡包含著跟著本能寺一起被大火包圍的焦土,並且在慰靈碑前祈禱過,我想或許比部份神社委託工廠大量製作的御守來得靈驗吧。
 

 
  
雖然從安土桃山時代的京都地圖來看,信長茶寮的位置不在當時本能寺本殿的位置而是在靠近外圍的地方,但據說從當時的本能寺境內圖來看這裡可能比位在幾乎是本殿位置的老人院——也就是寫著本能寺舊址的石柱附近還要接近當時信長的所在位置,至於是真是假呢,畢竟在本能寺之變後也沒有找到信長遺體,我想還有非常多的想像空間吧。
 
回家的路上總算被我找到的南蠻寺跡。南蠻寺指的就是天主教教會。老實說其實我也沒認真去找過他,但在京都住了這麼久又去了這麼多次本能寺原址而且還在路上我卻到現在才發現大概也是奇蹟了吧XD
 

 
 
 
 
 
 
用專用app叫出信長的話可以跟原哲夫的信長合照
 

不過要在店外玩的話就要隨身攜帶杯墊了XD
  
 
 
由於這個部落格Plus Ultra在本月份滿兩週年了,除了六月份版面做了些微的改版跟申請了Fan Page之外我也舉辦了一個小小的贈獎活動:【Plus Ultra☆兩週年三天下人御守贈獎活動】,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看看喔!
 
 

2 件のコメント:

  1. 看到阿部寬的花籃上寫著原哲夫的名字,估狗了一下,原來他是producer之一啊!真是太有趣了。

    返信削除
    返信
    1. 是的!包含我有提到的手機app跟二樓餐廳的信長遺照(?)都是原哲夫筆下的作品,甚至茶寮販售的部份商品都可以發現他畫的信長喔!

      削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