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日月曜日

竹中半兵衛第434回忌法要・長宗我部盛親陣跡・長束正家陣跡

 
基於無一般公開重要文化財的理由恕無法放正面大圖
這張半兵衛肖像畫包含維基上都可以找到就是了
 
去年爬菩提山城的時候帶我爬大手道的高木爺爺就有跟我提到六月在禪幢寺會有半兵衛的法要,在接近半兵衛法要的時候他又傳了一封mail給我,所以我就在兩天前很突然的決定要去了。當然,這也是我第一次參加法要。
 
因為之前就跟朋友約好要在京都吃飯,從京都去岐阜也比大阪近一些,所以就順便在朋友家打擾了一個晚上隔天一早再從京都出發前往八個月不見的岐阜県。說起來這是我第三次去垂井了,如果只要有去就算一天的話,岐阜應該是既京都跟大阪這兩個我有稍微長住過的府、以及因為工作等關係陸續住過好幾個晚上的東京之外排名第四待過最久的縣了吧。 
 
 
本來抓好時間在一個半小時前到,然後在站前重新整修的觀光服務處借腳踏車後可以有非常充分的時間慢慢晃到禪幢寺,結果觀光服務處的大哥跟我說因為今天是半兵衛法要的關係車子很早就被借完了,我只有走過去或者搭計程車兩條路可以選。
 
雖然跟服務處的大哥再三強調我之前從兩站遠的地方騎腳踏車來過了所以只要有地圖就會走,但他還是很不放心的拿著地圖在門口跟我解釋了很久。不過意外的接近三公里的距離我不到四十分鐘就走到了。大概是因為來過加上幾乎都是大路沒有迷路問題的關係吧。
 
因為第一次來的時候是盛夏、第二次來的時候是初秋,一直到第三次才發現原來路上的田全部都是稻子,放眼望去真的是一整片的金黃色。
 
 
其實菁我紀念館、竹中氏陣屋跡跟禪幢寺在一直線上,畢竟之前來過兩次,走到這裡就知道差不多快要到了。在高木爺爺連絡我之後我上網有查到據說明年大河劇飾演半兵衛的谷原章介會來,本來很擔心會多很多粉絲之類的,還好後來他沒來,也沒有出現什麼奇怪的粉絲團。不過我有見到傳說中自稱竹中太太的日本人就是了。XD
 
祭祀結束後,由竹中家的當家及半兵衛彰顯會的歷任會長致詞,並且發了一些推翻我記憶資料下來。當然也許只是我書還讀得太少所以才會不知道這些事情吧。比方說秀吉去半兵衛的隱居地說服他的時候其實連續去了十天、到第十天半兵衛才放他進門;還有其實隱居地根本不是栗原城。
 
另外還有官兵衛的戒名「如水」裡的「水」字其實是取自半兵衛的戒名「深龍水徹」裡的「水」字,而且半兵衛的牌位上的全名其實是「開基禅幢寺殿深龍水徹大居士」,當然我也有幸近距離看到了正本。當然還有其他更加難以考證的新說,就不在這裡敘述了。
  
 
 
之後由現任彰顯會會長表演了一段劍舞,還有岩手地區的婆婆媽媽們跳了半兵衛音頭等歌詞跟半兵衛有關的傳統舞踊後,法要正式結束。
 
跟寺方再三確認過後得到了拍攝本堂內部的許可,包含了開頭那張每年只會在法要時公開的竹中半兵衛重治的肖像畫原本。目前日本所有的書籍上的半兵衛幾乎都是這張畫,有幸超近距離看到還可以拍照這點就讓我覺得花這筆交通費非常的值得。
 
不好意思基於種種理由我必須降低解析度
這張是由手機拍攝
  
當然本堂內除了肖像畫跟牌位之外還有不少文化財或者紀念物,在這裡就不一一介紹了。拍完照之後我當然沒有忘記來了兩次都沒有去發現的小西行長墓,問了在當地似乎很有聲望的高木爺爺後他馬上回「啊,是有啊,不過那是假的啦!」就帶我過去了。
 
 
小西行長在關原合戰戰敗後,因為是基督徒所以拒絕切腹自殺,所以跟三成還有安国寺恵瓊在同一天於六条河原被斬首,首級也一起被放在三条大橋示眾。當然事後小西的遺體還是進行了基督徒葬禮,據說連當時的羅馬教皇都覺得他在這個時候去世非常的可惜。是說我都搬離京都了還沒找到六条河原刑場的正確位置...
 
禪幢寺的墓據說是在江戶末期到明治初期的時候建的,而當時只是因為岩手附近住了小西家的後代,為了方便祭祀所以「勝手に作った(未經同意自己做的)」墓碑,所以裡面當然也沒有任何人存在。
 
據說在法要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的桐紋掛簾,其實非常的氣派
 
就在我拍完照想說準備要走的時候,忽然被一對父女叫住,問我說是不是走路來的。他們是東京人,搭新幹線到岐阜站然後租車過來的。因為在觀光詢問處問路的時候那裡大叔跟他們說如果在路上看到一個女生一定要攔截他上車,雖然最後應該是我先到了所以沒有在路上遇到他們,但他們在離開前看到我一個人晃來晃去的想說應該是我了。
 
本來想說能送我到車站就很感謝了,沒想到他們突然問我說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可以順便載我去,一開始我拒絕了但他們很堅持,所以我就回答了「長宗我部盛親的陣跡」。沒想到他們早上要登栗原城的時候正好發現陣跡在山腳下,所以就真的帶我去了—
 
 
後面曾經是一座不小的寺廟,但因為失火已經只剩下燒過的痕跡跟地藏了
 
之前曾經爬過南宮山,但另一邊的盛親陣跡很想去卻又一直找不到辦法,加上租腳踏車又有時間限制很難在一天之內跑完,真的非常感謝他們。沒想到在離開前他們又跟我說「那你應該也還沒去過長束正家的陣跡吧,雖然那裡什麼都沒有,要去看看嗎?」
 
真的什麼都沒有的長束正家陣跡XD
 
雖然關原合戰正式開始前正家曾經在南宮大社附近跟淺野隊交戰過,但在這裡布陣完成後卻因為広家的不動策略而跟其他在南宮山布陣的大名一樣默默的到合戰結束才只好撤退。雖然我還沒去過広家的陣跡所以不太確定實際感受上的相對位置。
 

不過垂井方向,也就是南宮山側的陣跡或許因為已經不屬於関ヶ原町的管轄範圍,所以除了南宮山上的毛利陣跡有稍微佈置過之外其他地方幾乎都只是插一個板子而已,帶我去的那對親子的爸爸還說了一句「你們確定他們真的是布陣在這裡嗎?」
 
最後在大垣站跟他們道別,他們還送了我橘子果凍當餞別禮。每次來到美濃這塊地方總是會得到很多不同人的幫助,要謝的人太多了,那就謝天謝上帝謝半兵衛吧!(喂)
 
因為對方的女兒也是歷女,我們年紀也很接近,所以也交換了連絡方式。不過老實說就算不連絡,我覺得這個月中的戰國ONLY場應該會見到,因為在談話中我感受到了某種氣場。(笑)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