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0日金曜日

決定日本未來的東西之戰—関ヶ原古戦場・下


 
慶長五年九月十五日早上八點,圍繞在關原附近的霧逐漸散去。
宇喜多隊看到井伊跟福島的軍旗移動到了這個位置,於是,開砲。
當然,福島正則也全軍反擊;同時宣布了關原之戰正式開打。
  
 
穿過了農田跟小山之後來到了小西行長陣跡,基本上在關原町內的陣跡旁邊都有插上軍旗跟識別用的指示旗,不過小西的陣跡看起來有種悲慘感,明明是跟三成一起在六条河原被斬首的啊...可能是因為在山邊不是一般人會經過的地方,所以也就疏於維護了吧。



一般來說從小西行長陣跡往宇喜多秀家陣跡會直接穿過天滿山,不過因為那是腳踏車沒辦法走的樓梯,所以我只好繞回農田間的車道
有別於小西,宇喜多的陣跡不但整備良好旁邊還有個無人的天滿神社,但或許也是因為有這個神社在所以才保存的這麼好吧。

如果是步行的話,接下來可以從天滿神社旁邊的路穿過藤谷川水壩前往大谷吉繼的墓所。
 
不過因為我是騎車,所以只能沿著車道穿過平交道,來到舊中山道跟若宮八幡宮的交叉點,而大谷吉繼的陣跡跟墓所就在這座神社的後山上。據說源義經也曾在西海合戰之前來這裡參拜過。
  
在山下巧遇一對夫妻,簡單問好後他們跟我說雖然不會迷路不過路有點難走要我注意。跟他們道謝之後繼續前進。

其實要說難走也還好因為不是什麼很陡的山路,不過路上有倒樹跟大石頭等等的障礙物需要注意就是了。
 


過了陣跡之後,繼續前進就會看到大谷吉繼跟湯浅五助的墓所。


當時因為小早川秀秋的謀反大谷隊已經接近壞滅狀態,大谷吉繼自知已無勝算,在陣中切腹時就是由湯浅五助借錯(※砍頭),在大谷切腹前跟五助說「不要讓敵人看到我這張臉」(得了痲瘋病,不想洩露醜態),借錯後,湯浅五助將大谷的頭從陣地移到這裡埋葬,但卻在埋好的時候剛好被藤堂高刑發現。
 
「我願意用我的首級作為交換,請不要告訴別人我的主君首級埋在這裡。」
戰後高刑提著五助的首級去給高虎,並一起將五助的首級帶去見家康。
 
「湯浅五助是大谷吉繼的側近,那你應該也知道他主君的位置吧?」
「知道是知道,不過我已經跟五助發誓絕對不會說,不然就處分我吧。」
 
如果高刑願意說出大谷的下落一定能得到更大的恩賞,但他表明知道卻堅持不說,因此家康送了他自己的槍跟刀,以獎賞他的誠實跟守信。
 

循著原路離開大谷陣跡後來到平塚為広碑。
  

據說這裡是他的討死之地,而且這個碑不同於其他陣跡等是由政府設立的國家指定史跡,是在昭和年間由為広的子孫建立的起來紀念他的。
  
關原之戰時大谷其實已經因為痲瘋病的關係幾乎已經完全失明,據說代他領導大谷隊的就是當時的垂井城主平塚為広。
 
接下來來到某些書裡說很難找的脇坂安治陣跡,但其實並不難找,只是可能很容易不小心忽略掉而已。

脇坂安治從一開始就跟藤堂高虎有內通,陣會被安排在松尾山下也是大谷覺得秀秋有可能會謀反,但大谷其實不知道脇坂安治等在松尾山下的各軍其實也有謀反的打算—或許是因為這幾隊都只有不到千人的兵力要謀反十分困難的緣故吧。

但這時正好碰上小早川秀秋真的謀反了,同時西軍配置在山下打算牽制秀秋的各隊也跟著謀反—在這同時,等於是響起了東軍勝利的號角。
接下來準備要去福島正則陣跡,早上租車的時候老闆就跟我說過很難找可以找路人問一下,我也用手機查了他在春日神社裡面,想說有旗子又是神社應該不會很難找,而且路上也看到了指示牌了,只是沒想到真的找不到...
因為距離還車時間只剩不到兩個小時,路上連路過的人都沒有,來來回回繞了好幾趟在接近一小時後準備繞最後一次要是再沒找到就要放棄的同時—我看到了之前一直都沒看到的指示牌。
 
跟賤ヶ岳之戰的時候一樣,福島正則在關原之戰也是擔任先鋒。扣掉因為吉川広家的牽制從頭到尾都沒參戰的毛利秀元跟謀反的秀秋,唯一領兵破萬的宇喜多秀家也因為從一開始就受到福島軍的猛攻、以及秀秋謀反後的總攻擊終於敗走。

而春日神社旁邊祭祀的神木「月見宮大杉」上也有貼去年關原東西武將隊的照片,可惜沒能親眼看到他們啊。

離開正則陣跡之後打算前往藤堂高虎跟京極高知的陣跡,這時候剛好看到一個坐在樹下乘涼的老人。

「在後面喔。」
「?」
「福島正則的陣跡在後面喔。」
「我在找藤堂高虎的陣跡。」
「穿過那個幼稚園的下一個路口右轉,在那個學校裡面。」
 
老伯啊,如果我早點遇到你我就不用找正則的陣跡找這麼久了啊...!
 
 
跟老伯道謝之後我很順利的來到藤堂高虎跟京極高知的陣跡,雖然我到的時候已經是放學時間的一小時後了,但據說因為這個陣跡平常也有對外開放。

不知道這些學生對於自己的學校裡有歷史課本上有記載的事件遺跡有什麼感想呢。我的學校雖然因為某部動畫有出現過而聲名大噪,但沿山而建的我們學校山頂其實正是發生過將軍地藏山之戰的將軍山城跡呢。雖然一年級的時候有因為校外教學爬上去過,但過了幾年雖然還留有照片印象確十分稀薄。
 
 
之後來到西首塚,雖然現在的西首塚因為位在住宅區的緣故範圍被縮得很小,但千手觀音堂跟馬頭觀音堂都依然存在,雖然名稱寫著「首塚」,但由於石柱上寫的是「胴塚」,或許當時這裡佔地較大的原因是連著身體一起埋葬的緣故吧。
 
  
最後來到據說也是很難找的本多忠勝陣跡,但我其實很順利的就找到了。

這個位置雖然離家康最初陣跡的桃配山還很遠,但其實是關原境內的各個陣跡裡離桃配山最接近的位置了。家康在後方指揮,先鋒隊也有正則跟高虎等人,本多忠勝以軍監的身分布陣在這個中間的位置。
 
在最後十分鐘回到了おへそ,辦完還車手續後老闆問我「有繞完嗎?」
「有,但真的在福島正則那邊迷路了快一小時,想找人問也沒有路人。」
店長笑著回說「那邊有時候要帶別人去都會不小心走錯。」
 
最後在店裡買了之前掛在手機上卻在東京掉了的無双三成的手機吊飾後離開關原,前往三站後的朋友家・離墨俣一夜城最近的穗積站。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