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0日火曜日

真田十万石的歷史城鎮—信州松代

  
  
相簿:'12 竜王駅・善光寺・川中島古戦場・松代
 
因為沿路一直在用手機確認時間,不小心坐過了一站,還好走回松代駅不會很遠。在車站的架子上拿了地圖跟簡介後,決定先前往真田宝物館。
 
出示松代的公車一日卷在真田宝物館買套票可以打八折,所以只要400円。
其實這張票在八幡原史跡公園裡的長野市立博物館跟松代的很多地方都有優惠,可惜這次因為時間關係只用到了這一次...。
 
關原之戰隔年,德川家康親手毀了上田城,信之被加封三万石並將據點移到沼田城,大阪之陣七年後,信之再被從上田藩移封到松代藩,從此真田氏就在這裡一直待到了明治時期。
 
 
真田宝物館裡收藏品除了戰國時代的鎧甲跟文書之外,也有很多近代留下來的東西。
 
例如文武學校留下來的資料、以及到昭和年間為止真田家代代相傳的茶器道具等等。
 
拿著共通卷沿路前往真田邸,這是由江戶時代末期的真田家第九代藩主幸教建成的,大部份的地方都還保留著當時的模樣;牆壁跟紙門上的唐紙也依據各個房間的用途有所不同,另外也第一次看到了江戶時代的廁所。
 
最後走到了共通卷的最後一個點—文武學校。
 
文武學校是八代藩主真田幸貫接受藩士佐久間象山等人的意見決定建的學校,雖然在幸貫隱居前來不及完成,幸教繼位後在1855年正式開校。
 
文武學校在明治三年正式廢校,但在隔年成為西洋兵學士官學校,明治時代廢藩置縣後,這裡也曾經是松代小學的校舍,一直到昭和28年被指定為國史跡後,松代小學才慢慢轉移到現在的位置。
 
另外可能因為時間點的關係,我在這裡一直差點被屋頂上掉下來的雪打到。
 
不過可能因為是平日所以沒什麼人,加上積雪不淺,跟川中島一樣沿路幾乎只有自己的足跡。
離開文武學校之後去了松代城,如預料中的護城河果然是結冰狀態。
 
雖然雪沒有積得像旁邊的文武學校或是川中島古戰場那麼多,但因為地面可能之前做過類似枯山水的湖面之類的東西,雪積上去之後變得非常漂亮。
 
松代城也就是海津城,主要修築者是信玄公,據說是為了川中島合戰特別整備的城,第四次川中島之戰時謙信公選擇妻女山也是為了除了能清楚的看見武田軍本陣的動態,也能夠同時觀察這座海津城。
在前往真田家菩提寺的長国寺之前,我在途中的觀光詢問處問了一下路線,才發現長国寺本身並不會關門,但真田家族墓所跟跟信之的靈屋參觀動線不像一般的寺廟會開到五點,他只開到四點。而且當時已經超過四點十五分了...
 
 
然櫃台裡的大姊很積極的幫我打了好幾通電話,但都沒人接。
「雖然可能沒辦法進去,不過你從外面應該可以看到墓的一部份,如果有遇到住持再問問看吧」他說。
 
最後雖然能進到境內,但墓所果然沒辦法還是因為關門了沒有辦法進去...
 
雖然滿懷哀怨的離開了長国寺,但因為天還沒黑,所以決定再去一趟川中島古戰場。
 
再度從川中島回來後,用手機查了一下發現比起在松代駅下車,從前一站的「松代中町」走到松代溫泉的距離會稍微比松代駅近一些。
 
但是路線實在是太複雜了,要是我沒有智慧型手機的google map定位可能會迷路...
 
松代地方的溫泉最有名的叫做松代莊,是個溫泉旅館,也就是我這次去的地方。但是因為我沒錢住這麼高級的地方所以泡完還是要回去住網咖。
 
 
據說這個溫泉曾經是信玄公治病的秘湯。
 
另外松代莊的網頁宣傳用是「真田幸村來過的地方」,但我覺得信玄公跟信之都有可能,可是好像沒辦法證實幸村有來過...
  
 
 
因為這天正好是節分祭,一進松代莊就看到吉祥物的猴子跟扮成鬼的工作人員,也拍了他們幾張,只是沒想到這竟然是我在松代莊唯一留下的照片。
 
可能因為天氣冷,松代莊的溫泉感覺治癒效果特別好,雖然在把衣服換回去的時候把身上貼的四個暖暖包都撕掉了,但意外的在據說有零下十五度的田間走都不覺得冷。
 
這天還有一個意外,就是因為泡溫泉不小心泡太久,眼看絕對趕不上從松代駅發的最後一班公車,我決定直接從我下車的松代中町上車,但是找不到站牌,剛好下車站牌是個路口有紅綠燈,我就想說直接在那裡攔公車...還好我成功了。
 
上車的時候司機跟我說其實站牌還要再往回走一點,我說我第一次來,之前是在這裡下車結果找不到回去的站牌,他就笑著說這種事常常發生,因為除了居民大部份的人都不會在途中的站牌上車。
  
回到長野後在車站的便利商店買了個應景的惠方卷,才想到這天我其實除了早上的麥當勞跟一個包子什麼都沒吃。
 
在車上吃了三分之一後到了上田,拖著行李爬過了半座山總算到了預定要住的網咖。
 
這間網咖沒有軟墊式的包廂,所以我選了可以躺平的按摩椅,然後開了一整個晚上。

雖然有點浪費電,但按摩了整晚感覺真的很不錯。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