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8日水曜日

戰國第一的戰略家・真田昌幸居城—上田城跡

 
相簿:'12 上田・松本
 

由於前一天住的包廂是可以躺平的按摩椅,所以睡得很好;早上還發現放飲料的地方多了吐司、烤箱跟奶油果醬等等,配上咖啡省了一餐。
 
雖然這是這幾天住得離車站最遠而且是唯一一間沒有浴室的網咖,但大老遠跑來還好沒有讓我失望。
 
走回上田駅的寄物櫃放了行李後,拿了車站的地圖就前往上田城了。
 
在路上可以看到很多路標、甚至招牌上都有真田家紋,最特別大概是早上還沒開門的便當店外面的廣告用的是BASARA的真田幸村吧。
 
現在很多平城、平山城跟古戰場跡都改建為公園了,上田城當然也不例外。不過雖然命名為上田城跡公園,但實際上跟真田山公園一樣是座運動公園,公園內有游泳池、棒球場甚至是弓道場等等。
雖然包含上田城在內,上田市本身的宣傳以及站前的銅像用的都是幸村,但事實上不要說城主了,事實上幸村在上田城裡也沒有住太久...
 
上田城的築城主、同時也是最後一位城主的人其實是幸村的父親真田昌幸。
昌幸在七歲就被送到武田家當人質,由於被信玄公發現才能不輸給父親幸隆,根據甲陽軍艦的記載、昌幸十四歲的初陣就是歷史上最有名的第四次川中島合戰。
 
幸隆去世後,長兄的信綱跟次兄昌輝相繼在長篠合戰戰死,三男的昌幸順位成為真田家的當主。

真田家本來的主是武田氏,也就是很多遊戲都把信玄公設定成幸村師傅/主君的原因。
 
但在織田跟德川的武田征伐後,昌幸短暫的成為了織田家家臣。
 
另外順便提一下跟這篇文章無關的事:
 
據說武田征伐後的武田家部份家臣被德川家康接收,然後家康對他們非常好,所以在關原合戰時他們也有出戰,雖然身在東軍,但身上背的是沒有圖案、代表武田家的紅色旗子。而這件事情有被畫進關原合戰圖裡。
 
在昌幸被配在滝川一益下三個月後,光秀發起本能寺之變,本來武田氏領有的甲信及上野地方因為信長的死周圍開始蠢蠢欲動。
同年,發生了天正壬午之亂。也就在這三國旁邊的德川家康、北条氏直跟上杉景勝為了搶地發生的戰爭。
 
雖然昌幸一開始在滝川的配下成為北条家的下屬,但因為德川跟北条家領土交換和解,但德川方換的地卻是昌幸領有、而且是自己打下來的沼田,如果要對抗德川跟北条家除了加入上杉豐臣聯合軍別無他法,於是昌幸成為了上杉景勝的家臣。

隔年,昌幸認為必須要有一座能夠壓制千曲川一帶的城,於是在千曲川的北方建了上田城,並同時繼續在沼田和吾妻跟北条對抗。
兩年後,由於昌幸持續拒絕德川把自己的領土讓給北条,於是發生了第一次上田城合戰,這也是長子信之的初陣。
 
德川家康派了包含鳥居元忠、大久保忠世以及平岩親吉在內約七千名的兵士攻打上田城,而當時真田家只有約一千兩百人的兵力,但不但成功擊退了德川軍,甚至讓德川軍在這場合戰中損失了約一千三百人。同時為了讓上杉家作為真田家的後盾,次子幸村成為了上杉家的人質。
 
第二次合戰發生在關原之戰前夕,也就是有名的秀忠遲到來不及參加關原之戰導致德川家康不想見他的原因。
本來家康本隊跟秀忠隊打算走不同路後在關原會合,家康走東海道、秀忠走中山道。

由於秀忠隊走的中山道要到關原勢必得經過信州,一開始在東軍的信之打算說服昌幸直接開城,但秀忠隊在城外空等了很多天一直都沒有回音。
 
一直到昌幸終於有了回音了,內容卻是「我準備好了,來打一場吧!」

等了很久的秀忠聽到這種答案當然是決定直接攻略上田後趕往關原,而且當時秀忠隊有將近四萬人,上田城內的兵士總數大約只有三千五左右。
 
雖然秀忠擁有超過昌幸十倍以上的兵力,但最後不但被困在上田城外三天,後來幸村還帶著約兩百人直接攻進秀忠本陣、最後,第二次合戰真田方也同樣藉著地利之便,利用神川的溪水擊退了敵人。 
關原之戰後,西軍側的昌幸跟幸村父子被流放九度山,家康親手拆了上田城,在東軍的信之在將根據地移到沼田城之前只有短暫的住在他長大的真田氏館裡。
 
而這座在江戶時代一度想要重建卻沒有完成的上田城,據說在日本人心中是超越姬路城的真正的第一名城。
  
上田城跡公園內除了各類運動場以及大家熟知位於本丸附近的真田神社外,另外還有上田市立博物館跟山本鼎記念館,這兩間展覽館加上櫓的共通入場卷票價260(我是大學生所以是180),可惜櫓冬季沒有開放。
沿著結冰又積雪的護城河走到真田神社,跟還在掃地的宮司打了個招呼後,請他幫我寫了朱印,然後買了御守。
 
這時候突然發現旁邊有一個以前城田優演幸村的時候來這裡參拜時寫的繪馬,經過宮司同意後用手機拍了下來。
 
宮司看到我的手機殼還把他借去看了一下—是京都戦国魂出的「決戦前夜」。我覺得這大概是我跑這麼多戰國相關神社以來第一個遇到對自己神社的歷史本身很有興趣的神職人員了吧。(※第二個是福知山的御霊神社,主祭是明智光秀公)
從社務所稍微往後可以看到真田井戶跡,據說底下是通往城外的祕密通道。
 
看到這個就會想到大阪的三光神社,也有一個真田の抜穴跡,據說是大坂城密道的出口。真田家的人真愛挖洞啊...會這麼想也是裡所當然的吧!(笑)
 
本丸跡現在只是個稍微高起來的平地,因為運氣很好的長野在我離開東京後雖然還是一樣冷卻只有在半夜飄一點小雪,所以積雪也溶得差不多了。
 
附帶一提這天的上田城溫度是零下,而且風很大。
 
離開的時候在櫓門前看到一群老人團體拿大砲對著中央一位在講解的老人手上的貓頭鷹狂拍,於是我也插進去湊個熱鬧。
 
雖然到最後我都不知道這個到底是什麼的團體...
離開上田城後去了事先查好的某間位在上田站附近但不靠馬路的很多日本人推薦的馬肉烏龍麵店,據說是上田的隱藏名產。
 
點「肉うどんセット」的時候還特地問了老闆用的是什麼肉,老闆笑著說是馬肉問我是不是不敢吃。
 
雖然是第一次吃馬肉,不過總覺得肉質比牛肉更滑順,顏色也更深。另外不知道是不是調理方式的關係,鹹鹹甜甜的感覺我非常喜歡。

最後走回上田站、拍完站前的幸村銅像準備前往松本的時候,
才終於被我發現每個人都說一出站就會看到的戰國BASARA真田幸村的旗子。
 
雖然大家都說一出上田站馬上就可以看到,可是前一天晚上我剛到上田的時候第一個注意到的東西其實是SUMMER WARS的キングカズマ...XD
 
 
 
おまけ
    

1 件のコメント:

  1. 雖然他兒子比較紅,但對於真田昌幸我是比較佩服的。
    在那種世代裡,有著滿身的才華卻時無落腳處,為了己身目標使出了各種手段只圖在夾縫中生存,又是嫁女、又是送子、又是詐降…雖說戦国時也不乏這種情形就是了。

    但昌幸公的結局卻不太好…嘆。

    返信削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