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0日火曜日

川中島雙雄的五次決戰之地—川中島古戦場

  
  
相簿:'12 竜王駅・善光寺・川中島古戦場・松代


 
在川中島古戦場站下車後正前方就是川中島古戰場跡,雖然現在已經被整備成八幡原史跡公園了,但公車站牌的名稱還是寫川中島古戰場。
 
當然,並不是這片公園就是川中島古戰場,實際上連周邊都包含在內,而且事實上五次的川中島合戰都發生在長野的善光寺平這一區,但嚴格說起來地點都不太一樣。八幡原史跡公園的「川中島古戰場」是第四次川中島合戰時武田信玄的本陣所在地,也就是傳說中一騎討ち發生的地方。
 
現在在那個位置也有一騎討ち的銅像以及復原的本陣跡一部份。
 
雖然聽說可以遠眺妻女山,可是因為不熟悉地形又沒有對照圖果然不知道哪個是妻女山...
一開始的行程是有打算要爬妻女山的,但因為大雪被勸退所以只好放棄。
 
另外,現在有設立觀光看板跟登山道的妻女山其實不是當時的妻女山,第四次川中島合戰上杉軍本陣所在地的妻女山其實是現在的旁邊的斎場山。
當地人說在這裡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看到保育類動物的特有種羚羊的樣子。
 
大概因為正值一年中最冷的月份,加上前幾天又是破紀錄的大雪(我出遠門真的常常碰到破紀錄的天災,中國毛利之旅時是破紀錄大雨、四國長宗我部之旅時是颱風,電車還被困在山上...),八幡原史跡公園除了步道有除雪之外其他地方都積著厚厚的一層雪。

一開始很擔心天氣這麼冷雪又積得這麼厚,會不會神社就不開了?
 
畢竟大部份的神社不像部份的寺廟住持是直接住在裡面的。
 
 
好在雖然窗戶關著,但靠近一看發現是因為裡面開著暖器所以關著窗。
 
將朱印帳交給巫女大姊後,他把他拿到後面去給宮司寫,然後在我挑御守的時候開始跟我聊天:

 
 
「聽說今天早上零下十二度呢。」在我把御守交給巫女的同時,他說。
「我看昨天的預報說只有零下六度,難怪覺得好冷...」
「早上的天氣預報說晚上好像會到零下15度...」我把挑好的御守拿給他裝袋。
「天氣這麼冷還來這裡很不容易呢,你是哪裡來的?」
「台灣。」
「啊,那你等一下。」巫女接過我給他的錢,跑去拿了一疊東西過來。

「這是長野的觀光景點介紹...你都去過了嗎?」他對著我翻了幾頁。
「我今天剛到長野,雖然不會待很多天。」
「就都拿去吧,你是今天第一個來的人呢,台灣也這麼冷嗎?」
「台灣不會下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雪積這麼厚。」
「因為真的很冷,要好好注意不要感冒了,希望你玩得開心。」巫女大姊將朱印帳交還給我後,還等我走了了一段距離後才將窗戶又關起來。

因為行程是早就決定好的,決定晚上再來研究看看上田松本有什麼其他的東西,所以將巫女大姊給的資料跟朱印帳收好後帶回手套,開始拍照。

在日本,扣掉二次元,說到「宿敵(ライバル)」的代表,大部份的人應該會立刻想到武田信玄公跟上杉謙信公吧。
 
而在日本史上,真正流傳後世並且有史料記載的大戰除了川中島合戰之外,也只有源平合戰跟平清盛跟源賴朝了。
 
看了看時間發現可能會趕不上松代需要門票的地方,只好只看了前半就離開了。

 
在長国寺迎接了夕陽之後,我決定在太陽完全下山之前再去一次川中島古戰場。

到川中島古戰場的時候天已經接近全黑,於是我就在戰場迎接了落日。
  
一邊用推特跟朋友開玩笑說一個人晚上會在古戰場晃來晃去的人大概只有我,也跟小孩子一樣在積雪很厚的地方亂踩,朋友還說要小心不要被奇怪的東西附身。
   
不過我也是穿著白外套跟白雪靴,加上米白色的帽子,說不定會被以為是夥伴。
   
天完全黑了之後在後半看到結冰的湖邊有牌子寫著不要在湖面上玩耍,可是因為實在太冷加上很暗,ISO調到1600快門盡量調快還是敵不過昏暗的路燈跟冷到發抖的手。
   
  
算好時間回到站牌,結果在距離發車時間還有五分鐘的時候看到公車沒有停直接開過去了...
  
下一班還要等一個小時,我又回到公園裡面。

聽說公園有一個晚上會發出在川中島合戰戰死的兵士的哭聲跟哀號聲的井,反正剛好天黑了又距離下班車還有很常一段時間,我決定去找找看。

可是白天隱約記得有看到,晚上卻完全找不到他在哪裡了...
 
 
還打開手機看別人的部落格定位,卻還是找不到。

最後只好放棄回到站牌,在寒風下等了超過半小時的公車再度回到松代,準備去泡松代溫泉。
 
 
 
 
おまけ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