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5日木曜日

最小的天守與最高的石垣—丸亀城・猪熊美術館・バサラ京極隊

 
 
相簿:'11 四國D7 丸龜城+猪熊美術館+バサラ京極隊
 
 
 
因為這天算是最悠閒的一天,睡很舒服又意外的在預定時間之前就醒了,所以整理好東西還沒到包台的十小時就去櫃台結賬。
 
其實這天的天氣預報也是雨天,不過天氣竟然比前一天還要好。
 
雖然太陽還滿大的,不過風很涼爽。
 
因為提早了超過一小時離開網咖,所以也搭了比預定早一班的車。
 
剛好是上班上課時間所以中間有很多學生跟上班族,然後在九點左右到達丸龜站。
 
從丸龜站走到丸龜城大約只要15分鐘左右,為了調整數值,在丸龜城旁邊邊走邊拍邊確認照片。
 
低頭刪照片因為差點撞到人,正準備道歉的時候頭抬起來...我被嚇了一跳。
在要求拍照被同意了之後,附近突然有穿著丸龜城T恤的人跑過來說願意幫忙合照,所以就跑進去合照了。
 
他們跟我說進去之後左手邊的販賣處有天守閣的折價卷可以拿,跟他們道謝之後就進城了。
因為完全不知道丸龜城也有おもてなし武将隊之類的東西,在去拿折價卷之前用手機查了一下發現他們當天下午三點有表演,所以在販賣處也順便問了他們的表演場地。
 
接著,開始登城。
  
首先是被稱作「見返り坂」的一個陡坡,不過爬了這麼多天的山我已經覺得他還好了。
 
過了見返り坂之後到的是三の丸的平台,從這裡看到的風景就已經很漂亮了。接著繼續往二の丸,這之後的坡就沒有一開始這麼陡了。
 
到本丸的時候才發現其實這裡人很多,也有一些看起來像是住在附近出來散步聊天的歐吉桑跟歐巴桑。
 
雖然四國觀光護照沒有丸龜城的優惠卷,不過用販賣處拿的折價卷門票只要半價100円。
  
在付了門票錢而且換了拖鞋之後,他會借你一把丸龜的名產「丸亀団扇」,然後跟你說離開的時候放在鞋櫃旁邊的袋子裡就好。
 
因為這天實在是很熱,雖然只能在天守閣裡使用,但因為是竹子跟紙製,有別於夏天常常在路邊拿到的塑膠扇,丸亀団扇輕輕搧就很涼。
 
天守閣一樓是展示區,二樓跟三樓掛著日本各地現存城的照片跟簡介,最上階的景色非常漂亮。
 
丸龜城在室町時代就已經有了大略的樣子,在生駒親正時期是高松城的支城,但高松城只花了兩年,這裡花了六年才修築完成。
 
進入江戶時代後的1658年,京極高和入封,然後一直到明治時代這裡都是京極氏的居城。
 
從丸龜城出來之後因為時間還早,在附近的手打烏龍麵店解決了午餐之後,因為還有很多時間,決定去一下丸龜站旁邊的MIMOCA美術館。
 
上次去廣島也有順便去了廣島縣立美術館,雖然是不本意但總是能剛好的去參觀美術館呢,可能因為從小學就是美術班一直到現在唸藝大,這之間有著什麼不可思議的連結吧。
 
MIMOCA美術館的外觀非常的現代,而且因為當天一樓廣場正在舉辦活動,雖然沒辦法參加,不過也因此美術館這天免費開放。
 
這天裡面除了猪熊弦一郎的常設展之外,特別展是杉本博司的「藝術的起源」。
 
離開美術館後再次前往丸龜城,因為已經兩點多了,想說早點到也許可以看到バサラ京極隊表演的彩排什麼的。
 
果然已經有看起來是粉絲的幾個小女生已經在等了。


 
結果因為我站遠遠的拍了旗子之後扇吉跑來找我講話了。
 
「你在拍什麼?」
 
「因為表演還沒開始,我想先拍一下沒有人的樣子。」
大概因為看起來一臉觀光客樣,還穿著前一天在玉藻公園買的T恤,扇吉突然問我「你從哪裡來的?」
 
「台灣」
「台灣?那個台灣嗎?」
「?」
「你等等,我們有人會說中文!」
 
 
然後早上在大手門外遇到的兩個人之一的高矩様就跟著扇吉一起走過來。
 
「你好,我是京極高矩,會說一點點中文」高矩様用有點不標準的中文說。
「他現在說這個我聽不懂的應該就是中文了」扇吉在旁邊小聲的自言自語。
「啊,講日文也可以喔」因為聽到了扇吉的自言自語,我說。
 
「我們早上有遇到對不對?當時很普通的用日文對話了完全沒發現你不是日本人耶」
 
「哈哈」對於這種場面話我只能乾笑。
 
三個人稍微聊了一下之後高中様也跑過來了。
 
他一跑過來聽到台灣就講了一串成龍跟洪金寶還有章子怡之類香港跟中國人的名字。
 
「不是,那是香港人。」
「欸?那F4?」
「嗯,那是台灣人。」
「那還有誰啊?」
 
 
我想了一下,回答「知道徐若瑄嗎?」
這時候正準備要走的扇吉又跑回來「我超喜歡他!」
 
之後高矩様一直用中文混日文在跟我聊天,然後扇吉跟高中様一直在旁邊問他說了什麼。
 
「我跟他講了一些不能講的事情」他連他的大學跟老家在哪都跟我講了。
 
這時候高中様突然對高矩様說「不然老爸你幫我把我說的話翻成中文」
高矩様回「好啊,可是我中文很爛耶」
 
老爸是因為歷史上高中是高矩的兒子,雖然不是真的,
但他們的身分是現代版的京極家人。
 
然後在他講完一長串自我介紹,高矩様很努力在想要怎麼翻譯的時候,高中様跟扇吉突然開始跟我聊台灣有什麼好吃的之類的事情。
 
結果聊完之後高矩様還真的翻譯出來了。
雖然花了點時間可是他中文真的不錯。
 
這時候扇吉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用還算大聲的聲音說「東日本大震災的事情真的謝謝了」還往後退了一步對我鞠躬。然後高矩様跟高中様也跟著鞠躬。
 
一邊很搖手說「那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一邊緊張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隱約感覺到背後有著有點刺的視線,回頭發現自己被粉絲們遠遠的盯著看。
 
可能是因為我霸佔他們的偶像太久了,高中様好像也發現了,所以跑去找他們講話。
 
這時候扇吉拿了他的名片在上面用中文寫了「我愛你」,結果我還沒拿到就被高矩様說「你」寫錯了,然後他又重寫了一張給我。
 
高矩様一臉無奈的說不好意思這些人都這樣,在他的名片上用中文寫了「真不好意思」。
表演開始前高中様跑過來叫扇吉跟高矩様去準備了,然後說「你現在應該會覺得這些人怪怪的,等開始之後就會覺得我們超帥的!」
 
開始表演之後會發現其實他們舞算跳得滿亂的,而且個人solo非常的亂來,但卻很有趣。

可能因為跟仙台的伊達武将隊或名古屋的名古屋おもてなし武将隊比起來沒那麼帥,但我想他們靠親民跟連表演的台詞都很好笑這點就夠了。
 
結束後高中様跑過來跟我說「你現在可以跟你朋友們炫耀這些人私底下都是笨蛋了!」我忽然不知道我該要做什麼反應。
 
之後合照時間結束後,攝影師走過來跟我說「好久沒有新人來看了耶」,然後遞給我了幾本相簿「這是這幾個月他們的照片,除了表演也有平常介紹景點的喔」這時候扇吉突然跑過來跟他說我是台灣人,攝影師就轉過來說「把喜歡的都拿去吧!」
之後因為京極隊的大家都在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比方說從石垣跳下來、跟別人的寵物玩、明明就沒人在拍還可以對對方擺出攻擊姿勢等等。
 
所以就先把攝影師的照片放在椅子上,跟著跑去拍照了。
這時候扇吉突然說「好想去台灣啊~」
 
我笑著回「去台灣比去北海道還便宜喔,東西也很好吃」
 
「可是我們沒辦法辦護照,拿著刀也沒辦法上飛機啊~」
 
 
他們要離開前還跟我說今年的大河劇裡的淺井三姐妹的二姊「初」就是京極高次的老婆,也就是丸龜初代藩主京極高和的阿嬤,叫我有空一定要看一下。
 
在他們離開後挑了幾張相簿裡的照片,跟攝影師道別之後在販賣處買了一件T恤,依依不捨的離開了丸龜城。
  
雖然丸亀城バサラ京極隊真的很亂來,但是也真的很好笑。
因為暫定只活動到明年二月,如果有要去丸龜城也有遇到他們的話可以試著跟他們搭話看看喔。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