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日日曜日

毛利氏的神社—豊栄・野田神社

  
  
  
雖然行前我查了很久,但還是只知道豐榮神社最近的車站是上山口站,完全查不到詳細路線。
  
偶然想說不然查查中文網頁,結果發現了moonfly大的部落格裡的這篇文章2010_冬之陣 4 西國毛利篇(上)知道從山口也可以過去,但最後算了一下因為無論如何我都得在新山口轉車,而且如果在山口出站,票價會比我直接從防府到上山口、還有從上山口回廣島便宜一點點。

  
所以我就選擇在新山口出站寄行李之後再進站。
而且這站有ICOCA刷卡機,所以也順便刷退了前一天岩國到防府的部份。

但是本來應該是直行到益田的兩節車廂電車在山口站停了,無奈只好換成另一台單節車廂的電車,但只有一站的距離竟然要等半小時後才發車...
反正新山口站到山口跟上山口錢一樣,我用走的也只要二十幾分鐘(by.Google map),所以我決定直接出站用走的了。
 
然後在我走到距離Google map說我只剩5分鐘路程的地方看到了剛才那台我本來要搭的車,我如果從上山口站走過去就要10分鐘了...從山口走是對的。
 
路上還看到某間樂器店前面的痛機車(?),對竟然認識每個角色的自己感到絕望。(好的意味)
 
好不容易走到豐榮神社,非常開心的在神社門口用臉書打了卡,走進去之後才發現社務所沒人。

難道是我太晚來了嗎?一般神社不是都營業到五點嗎?可是現在還沒四點耶?
在幾近絕望的狀態下,突然想到moonfly大的文章,決定也要硬著頭皮去旁邊的山口縣神社廳找人打聽。
 
這趟行程
moonfly大真的幫了我很大的忙,也是這時候才發現原來我們早就見過面了。
 
 
 
「不好意思,請問豐榮神社現在沒有人在嗎?」
「通常只有假日...平日早上有可能會在,你要不要明天再來?」
「我是外國人,今天晚上就要回去了,明天可能沒辦法...」
「你要幹麻?」
「我想要朱印跟御守。」
「你等一下。」

已經抱持著看不到宮司本人也沒關係,就算是一個不相干的人只要能賣我御守跟朱印就好的心情在神社廳的玄關等著。
沒多久,有一個剛講完電話的女性職員走過來,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準備接受必須要直接回家的判決——
 
「他說他馬上會過來,請在外面的社務所稍等一下。」
 
 
在社務所外面等了大概二十分鐘,看到一台白色感覺很貴的轎車開進來。
 
沒過多久,有個中年人從社務所後面氣喘吁吁的跑過來說不好意思讓我久等了。



在把朱印帳遞給他之後,在他寫完的同時我也跟他說了我還要買御守。
他問我要什麼的,我說「跟毛利元就有關的」。

他找了很久之後拿出了黑色的勝守跟一個小小的紅色小御守,說現在只剩下這兩種了。我選了黑色的勝守,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個勝守光是外表就贏其他家神社的勝守了。
       
在他寫完朱印之後我問他我之前有聽說有百萬一心的,他想了一下說可能已經沒有了,問我要不要跟他去本殿那裡的倉庫找找看,我說好。

走到一半他還忘了拿倉庫鑰匙跑回社務所去叫我在原地等XD
一邊走我們一邊聊天,然後他問我從哪裡來的我說台灣,他就很驚訝的說不好意思讓我從這麼遠的地方過來這裡還等這麼久。
 
雖然他很好奇台灣人為什麼知道毛利元就,不過因為他回去拿鑰匙回來之後就沒繼續問了,所以我也順著他開始其他話題。 
  
他說國中的時候去過一次台灣,也去了一些寺廟拜拜...你不是神社的宮司嗎?
我也跟他說台灣幾乎只有寺廟,但我比較喜歡神社的氣氛。
 
 
最後一起到倉庫裡他叫我在門口等
 
他找了很久,出來後一直跟我道歉說真的沒有了,很不好意思我大老遠來還變成這樣,然後他給我了一個交通安全御守,說是禮物。
 
結果就變成我們兩個一直在跟對方鞠躬道歉跟謝謝的狀態。
 
然後宮司看了看我手上的相機,問我要不要幫我拍一張,我說好。
拍完之後我跟他說因為是一個人來旅行,本來以為應該沒有機會拍到自己的照片了,他就說那我再幫你拍幾張吧。
 
之後他跟我說他要先走了,我跟他說我還想拍拍境內的樣子,他竟然還跟我鞠躬說お先失礼...這不是應該是我要說的話嗎?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宮司在樓梯下大喊要不要載我去山口站,因為山口發的車一小時只有兩班,現在不過去今天晚上會來不及回去。
 
雖然還沒拍夠但也只能跟神社說聲再見了,踏上回家的旅途了。
結果背包裡放著的早就印好的電車時刻表完全沒有派上用場。

上車的時候宮司還幫我開車門,真的讓人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
畢竟再怎麼樣他也是個神職人員...
   
在車上他問我怎麼到神社的,我說我從山口走過來,本來打算到上山口但車要等30分鐘所以我就用走的了。

結果他還是一直跟我道歉不好意思讓我走了這麼遠。



我們走經過本來打算要下車的上山口站,他指著車站後面的山說「因為沒工作又沒事,我剛剛在那裡砍樹」...所以你來的時候才會喘成這樣嗎?

他一邊開一邊看著時刻表說「五點多剛好有一班車,你應該可以趕上那台去新山口」。
然後聊到這次震災台灣捐了很多錢真的很謝謝,他還想再去一次台灣等等。

下車的時候他跟我說希望我還有機會能過來,或者他有機會去台灣。
我也一再的跟他道謝,最後上車才發現我如果沒趕上這台車,我的夜巴就完了...
真的很感謝豐榮神社的宮司先生,可惜到最後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
 
 
這台車發車到新山口停之後、我出站+下車拿包包+進站狂奔到月台中間只有6分鐘,而且明明有ICOCA刷卡機我也刷了竟然他當場要刷退,但我跟站務員說我車快發了會來不及,他刷退完跟我說往廣島普通車在五號月台,叫我上車再跟車掌補票。

果然一上車車門就開始叫了orz

好在這列車是車上有廁所型的,我就一邊玩PSP一邊到了廣島,這時候大概是九點。
 

 
因為手機快沒電了,跑去麥當勞點了兒童餐,然後坐在有插座的位置一邊衝手機電一邊吃麥當勞晚餐,快十點去集合點的時候才發現...夜巴會晚半小時開。
 
...所以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急成這樣啊?
但是還是很感謝豐榮神社的宮司先生就是了,畢竟因為他載我到車站我少走了很大一段路。

上了巴士之後就開始爆睡,雖然對包括我媽我弟在內的很多人都覺得我這趟旅程超累的,但雖然身體上是有點疲倦,可是心靈上真的非常的滿足。

特別是豐榮神社的宮司在各種方面來說都是個很有趣的人,讓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如果之後有其他人也要去並且有看到他的話,請記得跟他打個招呼、說你是從台灣來的,我想他應該會很高興吧:)
      

2 件のコメント:

  1. 三矢勝守真的看起來就很酷!!!然後那位宮司也太可愛與熱情了吧!

    不過看完之後還是不太瞭解到底要怎麼過去…
    可否請版主再講解詳細一點嗎?:P

    返信削除
  2. 其實我是拿smartphone裡的google map照著路線走的...XD
    因為鑽了很多巷子,我想如果要去的話找張地圖畫好路線應該會比較好走
    另外這個神社聽說除了早上跟假日很少會有人在(我也是硬把人家叫來...XD),如果有要去的話要注意一下比較好

    返信削除